网站首页 > 八卦 > 程慕阳资料

程慕阳资料

来源:小黑 2015-06-11 22:16:09 参与评论
程慕阳
程慕阳

人物简介

程慕阳,原河北省省委书记程维高之子。1969年出生于江苏常州,身高1.77米,曾帮助程维高秘书李真转移赃款和勾结他人共同贪污国家资产535万元。2000年9月4日,程慕阳离港外逃前往加拿大,至今仍未被抓捕归案。

程慕阳是程维高的三个孩子中惟一的儿子,1969年出生,1991年大学毕业。程对儿子宠爱有加,言听计从,儿子身上寄托了程的全部希望。为了这份希望,程在儿子大学毕业后不久给了儿子“三个第一”:第一桶金、第一个“空手套白狼”的赚钱思想、第一个大项目。

在外逃加拿大前,程慕阳曾担任北方国际广告公司北京分公司经理、香港佳达利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中国有媒体披露,程慕阳借父亲之利,短短7年时间便身家数亿。

据了解,程慕阳在加拿大伪装的名字叫MichaelChing(迈克尔·程)。

人物经历

财富之路

程慕阳掘得的第一桶金是程“送”上的。1991年,河北省邮电局与加拿大某大企业洽谈引进程控设备项目,河北邮电方面因对方要价太高没有签约。据程前秘书吴庆五(已判死缓)说1991年初,这一项目的代理人港商朝韩凤瑞通过吴庆五联系,在石家庄请任河北省省长的程维高吃饭。1992年,韩又通过吴庆五敫请程维高赴加拿大考察,以促成这笔生意。据调查,程维高率领的河北省政府代表团在温哥华期间,程提出,儿子程慕阳喜欢经商,将来到韩手下工作。程还提出让韩帮程慕阳办理移民。随后,在这次加拿大考察的一个宴会上,程明确表态支持这个项目。据吴庆五说,当时河北邮电部门负责人对加拿大方面的报价不太满意,但程却非常积极。在程的推动下,双方随后在香港草签了协议。据了解,当时国家对外企进入我国电信业严格控制,加拿大公司进不来,程维高为些亲自找相关部委和有关领导,终于获准有限进入。1993年6月,省邮电部门与加拿大公司正式签约,总标的5320万美元。生意做成了,程就开始向韩凤瑞索要报答。

1992年底,程在石家庄对韩说:让阳阳到你那里锻炼锻炼,学学做生意。过了几天,程慕阳就到韩在北京的一家广告公司当了副经理。在这里,程慕阳通过拍摄电视剧挖得了自己平生第一桶金。韩凤瑞说,程慕阳拉了河北8家企业做广告把电视剧拍成,赚50多万元全部归了他自己。1993年初,韩把这家广告公司送给了程慕阳和另一个人,程慕阳因此得到45万元的股份。至此,程慕阳仍不满足,1998年,又对韩凤瑞说他看上了一辆奔驰轿车。为了感谢程维高,韩给程慕阳70万元买了这车辆。后来程慕阳对韩凤瑞说,我爸说你这人挺有良心。

为了儿子在经商领域快速成长,程请商界“老师”给儿子第一个“空手套白狠”的经商思想,指导他怎样利用权力不花自己一分钱地去赚大钱。这个“老师” 就是原河北省自称的资产30亿卢鹰(已判死缓)。程家受到启发,也开始做起了房地产生意,并在石家庄成立了三个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程给儿子的另一个“第一”是保龙仓项目。1997年初,石家庄保龙仓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拟在石家庄搞超市面上项目,在前期工作已做完的情况下,因无后续资金,超市项目无法推进。为获取资金,保龙仓公司杨老板通过一个与程维高熟悉的人给程写了封信,程认为这个项目很好,当时就把儿子推荐给了杨,让他们合作开发。程慕阳与杨商定,由程慕阳通过程帮助批项目、拉贷款,程慕阳以自己北京的两家公司和南京的一家公司折价“入股”但不投资金,占保龙仓50%的“干股”。1999年“三讲”期间,河北群众对程慕阳参与保龙仓问题反映很大,程慕阳白白拿走保龙仓公司近500万元。而当时程对中央和河北群众的解释是,保龙仓不是儿子投资,而是儿子给老板打工。

程慕阳在河北有10家公司,除了保龙仓项目外,还与河北另外一消费者企业有过“合作”。程氏公司搞“空手道”的绝招是,利用程维高的身份、影响,在河北企业拉广告。程对儿子说,钱要赚,但要合法。而利用权力拉广告,别人既不能不给,自己又可以合法赚钱。据了解,程家共在河北拉过700多家企业做广告,广告费达2900多万元,其中偷税200多万元。而这些广告费中,只有一小部分为企业做了广告,大部分程家自己留下了。程慕阳在河北使用欺骗、挪用、索要、套取等手段,凭着越练越熟的“空手套白狠”为自己赚得约5580万元。

李真(已判死刑-程维高秘书)说,对程慕阳的这种展速度,程很满意,他曾畅想,按这两个项目的速度,在全国还可以搞几个。为了给儿子谋利,程运用自己手中的权力,插手行政事务,给国家造成巨大经济损失。1994年,河北省计划在北京筹建河北大夏,程慕阳帮助找到一块地皮让河北方面看,河北方面很满意。按规定,如果河北要了这块地皮,程慕阳可以拿到约300万元人民币的中介费。但是,程慕阳觉得中介费太少,他对依托办这个项目的北京宏德利公司经理苏国本(已判刑)说:“干吗要拿中介费呀,要拿就拿转让费。”业内人士都知道,转让费要比中介费高得多。按河北大厦项目算,转让费是1071万元人民币。明明是一个骗局,负责此项目的原河北省政府副秘书长、驻京办事处主任王福友(已判死缓)仍极力敦促河北省政府方面答应此事。王私下里也曾给程维高打电话,探问他对河北大厦的事有什么意见,程说“阳阳这是帮你们办了件好事”。李真多次给王福友打招呼,年河北驻京办事处快些与宏德利公司签订转让合同,王福友请示程维高,程说:“签吧”

当这个骗局被省里上些部门知道后,省财政厅没有马上拨这1071万元的“转让费”。程维高为此十分着急,1997年下半年,他给财政厅负责拨款的人打电话说:“专案做成了,转让费该给人家就给人家。”一天晚上,程维高突然再次给这位负责人家里打电话,电话里,程维高大发雷霆地质问:“已经定好的,你为什么从中阻挠不给钱?”这位负责人说:“宏德利公司没有取得转让权,没有资产出让。不给转让费也是为了维护您。”程大叫道:“我不听你解释,用不着你维护我!”说完就摔了电话。当时,这位负责人一下子就坐到了沙发上,流泪。在程维高强大的压力下,程慕阳和苏国本得到了这个项目“转让费”的一半535万元,程慕阳分得280万元,马上把钱转出境外。1995年,程慕阳和保定民营企业河北八达集团董事长王宝银以外资的名义,与石家庄市新华区政府市场管委会成立了石家庄鑫麟房地产有限公司,急需5000万元投资款,于是向程维高呈交报告。程维高在此报告上批示“请财政厅XX同志考察、研究”。据当时的财政厅有关负责人说,按规定财政周转金不应该给民营企业,只能给国有企业,担因为是省委书记批了,也只能这么做。最后,省财政厅让保定市财政局办理了借款手续,保定市财政两笔拨给八达集团3000万元省财政资金。八达集团很快将这笔钱中的2650万元给了程慕阳。这样,程慕阳通过其父亲将这笔国家财政款套出,用在开发房地产上。1996年,3000万元财政周转金到期,王宝银拒不归还。

2000年,程慕阳、王宝银先后潜逃加拿大。至今,3000万元财政资金仍未归还国家。国家企业的领导者腐败会使这家企业陷入严重的经营危机。一省之长腐化他的身边总有一些会随声附和会弄虚作假的谋私群英。程维高以权为子谋利“苦心”打造“亿万富豪”反面教材说明,越权过线打着名正言顺的公权势办自家的事没人出来及时管制,反而生怕跑龙套跑不好被乎略了,讲负责制的人不是放到一边就是找你麻烦,反正不能让你正常工作。

提拔干部以帮儿子为标准

李真说,程维高在提拔干部时,有两条选人标准:一是在政治上是否完全跟他一致,言听计从;二是在经济上是否支持他儿子。原石家庄市市长张二辰就给过程慕阳很大支持。

李真说,程维高为提拔一些帮助程慕阳的人,有时隔着好几级,都会亲自打电话找有关领导安排。程慕阳在石家庄某地经营房地产,为了守住自家的资产,程维高想尽办法让帮助儿子的人既提拔又留在当地任职。

张家口卷烟厂原厂长李国庭(已判刑)是帮助程慕阳较早的一个。程慕阳刚经商不久,程维高就对李国庭说:“阳阳刚出校门经商,你要多帮助帮助他。”很快,程慕阳以广告费的名义从张家口卷烟厂索要了15.6万元。程维高对李国庭(当时已60多岁)说,只要我在位,你就不存在退休问题。

几年要挣数亿元

程维高对程家的“事业”是有发展目标的。1999年元旦,李真陪程维高到深圳,和程慕阳谈起经营发展计划,几年内要发展到几个亿、十几个亿的“宏伟目标”。

到2000年,程慕阳的确有了数亿资产。随着2000年3月李真案发,他们的美梦破灭了,程维高首先想到的就是让儿子程慕阳离开国内。据吴庆五说,2000年5月上旬他给程维高家打电话时,程维高对他说:“你不是出国了吗?怎么还在国内?赶紧走,我已经叫阳阳去了加拿大,暂时不要回来。”

2001年4月2日,石家庄市公安局桥四分局以涉嫌转移、窝藏赃物等犯罪签发对程慕阳的逮捕令。当年9月6日,公安部发出A级通缉令。随后,国际刑警组织接受了国际刑警组织中国中心局申请,向全世界发出红色通缉令。

张成起的回忆录上

1996年夏天的一个晚上,在我家狭小的客厅里,忽来几位不速之客。为首的一个人,我没有忘――时任省委书记程维高的儿子程慕阳。

沏茶倒水间,我一直在想,我们之间没有任何交往――不仅程慕阳,我和任何省领导的家属子女都无交往――这个素无交往的客人,突然夜访我这个廊坊市委书记的宅子,自然是无事不来。

果然,谈话一入主题,就证明了我的猜测――他是来承揽开发区会展中心大楼装修工程的。怎么办?按当时的情况,凭他的特殊身份,我若说上一句话,这个工程由他来做,不会有多少人反对。但当时“南京二建”与程慕阳之间的各种传闻,早在河北沸沸扬扬。同时,我也清楚程慕阳不是搞工程的,他揽的工程必然还要转包出去。一个投资两亿多元的大工程,内外装修几乎要占去总工程投资额的三分之二,我一句话便把这么大的工程交给他,这无论如何都使不得……

思考再三,我对他非常客气地讲:“你带人到廊坊承揽工程,参加开发区的建设,我表示欢迎和支持。但市委市政府定的规矩是,任何一个人,包括市主要领导在内,不允许自己指定由哪一家建筑单位去承建哪一项工程。所有的工程都要按市场规则运作,走招投标程序……”

最后事情的结果和我的结局都已是不言自明了。我已没有必要再去费心研究两者之间是否有什么必然的联系。我只是庆幸我的弱智拯救了我。如果当年我把这个工程给了程慕阳,如果他把“南京二建”拉到廊坊的建筑市场,最终,我不仅要面对廊坊人骂我拍马屁引狼入室的指责,还要背负是否从中受贿牟利的质疑……

全球通缉

2014年12月05日,中国“猎狐行动”正如火如荼地展开。而将外逃贪官列入国际刑警组织(ICPO)“红色通缉令”予以全球通缉,成为中国“国际追贪”的重要手段。国际刑警组织官方资料显示,位列红色通缉令中的中国籍人员至少160人。其中有超过50人的罪行明确涉及职务犯罪和贪污腐败。

已故的河北省前省委书记程维高之子程慕阳也疑似赫然在列。在通缉令中被描述为“Cheng Muyang”。据公开报道,程慕阳被认定曾帮助程维高秘书李真(已执行死刑)转移赃款、并勾结他人贪污国家财产。这与红色通缉令中对他提出的“利用职务之便侵吞、骗取国有资产,贪污,隐藏、转移、收购或以代理人身份出卖赃物”等指控相符合。

身份确认

2015年5月2日,加拿大移民和难民署(IRB)发布文件显示,MichaelChing(迈克尔·程)“在加拿大境外犯了严重的非政治罪行”,因挪用公款罪被中国政府通缉,从而拒绝了他去年11月提出的难民身份的申请。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援引IRB的消息,证实MichaelChing就是程慕阳。

人物状况

据了解,程慕阳是慕阳国际有限公司(MoYeungInternationalEnterprisesLtd)的董事长,在温哥华主要从事地产开发,有多个地产项目,还是温哥华里士满豪华“身活馆”的老板。媒体记者此前联系到一名知情人,他证实程慕阳的确在温哥华,目前与妻子和孩子在温哥华西区的高档社区居住,情绪还算稳定。记者曾试图到程慕阳在里士满的办公室采访,发现他公司的办公室已是人去楼空,铁将军把门。

据《VancouverCourier》报道,程慕阳一家住在温哥华橡树岭社区,住宅目前估价约339万美元(约合人民币2101万元)。

据了解,程慕阳平时比较低调,尽管曾担任过亚太商会副会长,但很少出席华人社团活动,也不愿意当地华文报纸对他进行报道。

不过,程慕阳与加拿大自由党关系密切,有不少捐款。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的地方选举记录显示,程慕阳曾向省内自由党的选举活动捐献7260美元,在里士满市长MalcolmBrodie去年的竞选活动中,他也捐出了2250美元。当地媒体还报道说,程慕阳的一个女儿积极参加了当地自由党青年组织的活动,算得上是个公众人物。

程慕阳资料图
程慕阳资料图

“程慕阳”这个名字在4月30日的中国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被提到。此人在中国海外贪官“通缉令”中算一号。此前已经有媒体报道称,在加拿大从事房地产生意的迈克尔·程(Michael Ching或者Mo YeungChing)就是程慕阳。

据报道,程慕阳1996年成为了加拿大永久居民,可以在加拿大无限期停留、生活和工作,但却不是公民。加联邦法院的文件中显示,程慕阳和妻子育有3个孩子,其中一个女儿于2000年出生于温哥华。程的妻子和两名非加拿大出生的孩子2004年都获得加拿大国籍,但程慕阳的公民身份申请一直没有被处理。

程慕阳曾于2001年和2004年两次提出申请加入加拿大国籍,都没有成功。据加媒体报道,这或许和中国警方向加拿大发出了请求有关。

为躲避中国追捕,他还曾申请难民身份,也遭到加拿大移民局拒绝,理由是程慕阳“不是联合国大会的难民,因此不需要保护”。

可见,加拿大警方掌握着程慕阳的情况,“下一步需要中方向加方提供确凿证据和犯罪事实,加方才好配合”,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加拿大当地律师分析说,鉴于中加之间并没有签署引渡条约,最可能的情形是同赖昌星案一样,启动遣返。

父亲资料

程慕阳父亲程维高
程慕阳父亲程维高

程维高于1949年到共青团常州地委参加工作,担任干事,1950年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59年,成为市委副书记的秘书,1965年,担任常州拖拉机厂厂长,1972年,担任常州上黄煤矿党委书记,1977年,担任常州市计委副主任兼建设委员会主任,1980年,担任常州市副市长,1983年,担任常州市委书记。1984年2月,担任中共南京市委书记、中共江苏省委常委,1988年,任中共河南省委副书记、省长。1990年7月,任中共河北省委副书记、省长,1993年1月至1998年10月任中共河北省委书记,1998年1月,当选为河北省人大常委会主任。

程维高在担任河北省委书记期间,用人不当,并利用职务助儿子经商,收受贵重礼品。目前他的儿子程慕阳。住加拿大,自己退休后回常州养老。2003年8月,经中共中央批准,给予其开除党籍处分,撤销其省部级正职待遇,按照副省级待遇退休。2010年12月28日11时16分在江苏省常州市辞世,终年78岁。

程维高是中共第十三、十四、十五届中央委员会委员。




程慕阳资料由1900娱乐网诚意奉献。
当前地址:http://www.7059.org/bagua/chengmuyangziliao/
责任编辑:小黑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与番号网立场无关。
0% (0)
0% (0)
评论加载中...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

番号网版权所有,欢迎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