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八卦 > 山西夏县继母分尸案

山西夏县继母分尸案

来源:[db:作者] 2015-08-28 23:03:28 参与评论

2012年山西夏县一名8岁男童因偷吃鸡爪,遭26岁继母分尸。2014年8月29日,记者从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获悉,该院依照最高人民法院院长签发的死刑命令,29日在夏县对该案凶手朱某霞执行死刑。

视频: 山西夏县8岁男童因偷吃鸡爪遭26岁继母分尸

事件经过

2011年农历十月,朱某霞与夏县瑶峰镇的樊某结婚,二人均系再婚。樊某与前妻育有一子樊某某。朱某霞对8岁的樊某某曾多次偷拿家中现金产生不满和愤恨。

2012年7月12日下午,朱某霞见婆婆外出买东西,丈夫也没有回来,想起樊某某前一天偷吃了自己买的鸡爪,特别生气,便把樊某某叫到自家平房顶进行恐吓。

山西夏县继母分尸案

樊某某因害怕啼哭,朱某霞便用拳头殴打其头部,随后又将其拉至房屋客厅。朱某霞从院内拿一把斧头返回客厅,用斧头朝樊某某头部猛砸一下,孩子倒地后一直啼哭,朱某霞遂用斧头朝头部猛砸数下,致其当场死亡。

之后,朱某霞用菜刀将孩子身体解肢分两处藏匿,对现场和作案时所穿衣服进行清洗后,骑摩托车至夏县附近路边小树林,将两条小腿扔掉。次日18时许,朱某霞趁家中无人,将尸体取出后将大腿和上肢割下,用衣物分别包裹,上肢藏于卧室衣柜内,大腿抛于夏县路边的草丛中。14日18时许,朱某霞将樊某某的主躯干扔至家中平房顶。

随着案件的侦破,继母朱某霞将男童残忍杀害并碎尸的消息,在当地引起不小震动。经审判,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朱某霞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2014年8月29日,朱某霞在夏县被执行死刑。

事件回顾

年仅8岁的小瑞突然消失不见,全家人乱成一团四处寻找。两天后,家里出现奇怪的臭味,儿媳妇房间紧闭的门窗上扑满了绿头苍蝇……这个家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八岁男童消失,家人四处寻找

山西夏县继母分尸案

7月12日晚上8时,家住山西夏县桥下街村的樊老太从夜市买完东西回到家,发现自己8岁的孙子小瑞还没有回来,就领着儿媳妇朱红凌到门口找孩子。晚 10时许,樊老太的儿子樊志仁干活回来,三人又一起出去寻找。大人们焦急万分,心想着孩子肯定是玩累了在路边睡着了,就在村子附近的草丛中边走边叫着小瑞的名字,找了半夜也没有找到,樊老太累的走不动路,只得回家休息等天亮再找。13日一早,小瑞的父亲樊志仁去电视台登寻人启事,樊老太打遍了亲戚们的电话,询问有没有看到小瑞,随后全家的亲戚分头寻找,找遍了大家能想到的所有地方,还是没有小瑞的下落。樊志仁突然想起孩子是否被生母悄悄领走,14日早上,樊志仁又打听到前妻在三门峡打工的地方,骑摩托车带着朱红凌从夏县一路找到三门峡,小瑞的生母也不知情,还抱怨樊志仁没有看好孩子。

两天的寻找没有任何结果,全家人已经身心俱疲,樊老太坐在院子里直抹眼泪,怕是坏人拐走了孩子,亲戚们急的团团转,不知如何是好。

家中弥漫怪臭,飞满绿头苍蝇

正在大家一筹莫展相互劝慰的时候,家里的种种怪相引起了樊老太的怀疑。这大热天里,儿媳妇朱红凌把儿子樊志仁的毛衣毛裤全都拿出来洗了,前院的晾衣绳上搭得满满的。樊老太和老伴平时住在后院,这两天大家都急的找孩子,也没有注意别的事情,可是在这个节骨眼上,儿媳妇哪有闲工夫洗这些过冬的衣物。更让人感到奇怪的是,儿媳妇住的房间门窗紧闭,窗纱上、门缝上趴满了绿头大苍蝇,走到跟前一股怪臭扑鼻而来。早上樊志仁也闻到了臭味,就问妻子朱红凌家里是不是有死老鼠,要找一找什么东西变质发臭了,朱红凌急忙挡住不让找,叫樊志仁赶紧出去买些空气清新剂和灭害灵喷一喷,自己拿着拖布在门口不停地拖来拖去。想到这里,一种不祥的预感顿时涌上了樊老太的心头。朱红凌这个后妈平时就不喜欢小瑞,经常因为一些琐事打骂孩子,该不会是……樊老太不敢再往下想,这可是人命关天大大事,没有证据可不能瞎怀疑,毕竟老实巴交的儿子已经是三婚了,闹下误会这家可就没法再维持了。

房顶惊现尸块,凶手竟是继母

山西夏县继母分尸案

就在这时,樊老太不经意的往地上瞥了一眼,这一看不要紧,樊老太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这分明是一滴血迹,就在楼梯跟前,正对着儿媳妇的卧室。樊老太没敢声张,走到儿子跟前小声说,恐怕是红霞把娃害了,并打发儿子领着媳妇出去找孩子,目的是把媳妇支开。樊志仁悄悄把自己卧室的钥匙塞给了母亲,骑摩托车带着朱红凌去水库附近寻找,就在临出门时,朱红凌还嘱咐樊志仁带好钥匙。他俩走后,樊老太迅速打开房门,和亲戚们在床下、柜子里都找了一遍,什么也没有发现,只是闻到阵阵恶臭。樊老太又想起了那一滴血迹,急忙上到平房顶上,看到晒热水的皮囊下面有鼓鼓的一堆东西,掀开一看,眼前的一幕让人震惊,可怜的孩子四肢不见了,只剩下血肉模糊的躯干被拦腰切断。坚强的樊老太强忍着悲痛,让姐夫拨打了110报警电话,随后又拨通了儿子的手机,说找不到就不找了,先和红凌回来吃饭吧。

民警赶到樊家后,立即封锁了现场,对尸体进行勘验并进行调查询问。没有确凿的证据,民警不能妄下定论,但根据办案经验分析,杀人分尸往往是犯罪嫌疑人非常害怕暴露罪行时做出的极端行为,这种案件只要找到一点线索,犯罪嫌疑人就会表现得极度恐慌。果然,朱红凌和丈夫一回到家里,见到民警她就语无伦次,坐立不安,当民警说要带她去公安局问话时,她的精神防线彻底崩溃了。民警将朱红凌带上了警车,在县公安局的审讯室里,朱红凌对自己杀害小瑞、肢解、抛尸、藏尸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罪行令人发指,案情震动县城

7月12日下午6时许,朱红凌见婆婆外出买东西,丈夫也没有回来,想起小瑞前一天偷吃了自己买的鸡爪,气就不打一处来。她把在门口玩耍的小瑞叫回家,带到平房顶上,威胁小瑞再不听话就将其推下去。8岁的小瑞被吓得直哭,朱红凌怕邻居听见,就用拳头打小瑞的头,并把小瑞拉到卧室里进行恐吓。见小瑞还是哭哭啼啼,朱红凌恼羞成怒,便从院子里拿了一把斧头,在小瑞头上砸了一下,孩子疼的满地打滚哇哇大哭,头上的血流了一地。看到这般景象,朱红凌由紧张变为发狂,为了止住哭声,她用斧刃向孩子的后脑砍去,连砍数下,孩子便没了哭声。

朱红凌怕婆婆和丈夫回来发现自己杀死了孩子,为了掩盖罪行,她将孩子倒放在洗衣机里,由于小腿塞不进去,丧心病狂的她竟然从厨房拿出一把菜刀,将小瑞的两条小腿砍下装进袋子,放在踏板摩托车储物箱内,骑到两公里外的路边将袋子扔到了草丛里。回到家后,朱某觉得尸体放在洗衣机里不安全,于是将尸体塞进了床边的柜子里。7月13日下午,朱红凌趁家人出去找孩子,又将尸体拿出,在地上铺了一些床单、衣服,把尸体放在上面拦腰切断,剁下两只胳膊和两条大腿,之后又骑着摩托车将两条大腿扔在第一次抛尸地点附近,两截躯干和两条胳膊被她用衣服裹住放在了卧室的衣柜里,作案时用的斧头和被砍得卷刃的菜刀也藏在衣柜之中。7月12日、13日晚,老实的樊志仁竟和这个杀人恶魔在藏有孩子尸体的卧室里睡了两个晚上。

在案件侦破过程中,受害者家人几次向民警下跪,请求严惩凶手,还他们一个公道。孩子的父亲自发现孩子惨死后水米不进,终日蜷缩在床上发呆,孩子的奶奶一说起案情,几度失声痛哭,全家都沉浸在深深地悲痛之中。随着案件的成功告破,8岁的小瑞被继母残忍杀害并碎尸八块的消息像一颗重磅炸弹,震惊了整个县城,大家为可怜的小瑞感到扼腕痛惜,在言传中也纷纷口诛这个狠毒继母令人发指的罪行……

凶手痛哭流涕,道出不幸婚姻

在夏县看守所内,办案民警提审朱红凌时,她痛哭流涕,道出了自己曾经历过的一段不幸的婚姻。朱红凌生于1985年11月,今年26岁。她在17岁那年,嫁给了邻村一名姓王的男子,婚后育有一女,女儿仅比小瑞小几个月,一直留在娘家。在那段婚姻中,朱红凌的丈夫不务正业,经常赌博、酗酒,她一人在外打工补贴家用,丈夫一输钱就对其进行殴打,多次拿烟头烫、刀砍,至今她的小臂上还满是刀疤,长的竟然有十几公分。用朱红凌的话说,当时她是全村过得最苦的女人。2011年初,朱红凌毅然决定离婚,之后经人介绍认识了比自己大5岁的樊志仁。交往中,朱红凌发现樊志仁脾气好、人又老实,对自己也十分呵护,很快就和他组成了新的家庭。在樊家,公婆、丈夫都十分善良,对朱红凌也很是迁就。渐渐地,朱红凌的心态发生了变化,她没有从暴力的阴霾中解脱出来,曾经的怨恨在这个善良的家庭里倾泻而出——她从家庭中的“弱者”变成了强势的一方,不高兴了就对公婆破口大骂,看孩子不顺眼就是一顿毒打。有一次,仅仅是因为小瑞回家没有叫她一声妈妈,她就在小瑞身上打断了两指粗的木棍,让他“长长记性”。

法律终将严惩,惨案引人深思

监所里,朱红凌反复询问民警自己何时能够出去,会不会被枪毙。带上手铐、脚镣的朱红凌,这时才深深地体会到自由与生命的重要。但在年幼的小瑞面前,丧心病狂的她缺乏对生命、对法律最基本的敬畏。等待她的,将是法律最严厉的惩罚。  两个破碎的家庭,重新走到一起本是为了寻找幸福的归宿,却因为饱受家庭暴力的朱红凌在爱与恨当中迷失了自己,导致心理发生扭曲,进而引发了一桩令人无法承受的悲剧。对于这种家庭,社会应该给予更多的关注,家庭暴力中的弱势群体,在他们不会用法律的武器来保护自己的时候,我们的社会应当主动介入,用法律和道德规范来维护一个家庭应有的安全,避免此类恶性案件的发生。




山西夏县继母分尸案由1900娱乐网诚意奉献。
当前地址:http://www.7059.org/bagua/shanxixiaxianjimufensh/
责任编辑:[db:作者]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与番号网立场无关。
0% (0)
0% (0)
评论加载中...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

番号网版权所有,欢迎转载